熱門都市异能 我在西遊撿屬性-第301章 斷臂的郎斯推薦

我在西遊撿屬性
小說推薦我在西遊撿屬性我在西游捡属性
“你确定要跟我打架吗?”李牧步步紧逼他。
蛇尾熊并没有跟他说话,他的尾巴开始游动,慢慢的晃动,李牧一剑朝他刺过去,刺到蛇尾熊的时候,蛇尾熊变成了一种幻影,慢慢的消失在他的面前。
周围的景象也开始改变,路边的那些果树全部不见了,那条窄窄的小路也消失了,小路旁的小白龙秦昊他们也都消失了。
他的面前是一望无际的大雪山,他吐出来白色的寒气。他赶紧搓搓手,他手中的迦罗剑一进入这个世界就消失不见了,大概太冷了,直接钻进了他的身体里。
他呵口气,四下里打量眼前的大雪山,大雪山真的很熟悉,好像是大小咸山的状态。
终年落雪,寸草不生。
他慢慢的往前走,一脚踩出一个大雪窟窿,冰雪灌进他的鞋子里,他瞬间冻成狗。他实在受不住了,赶紧抖动几下身体,金色的火焰立即在他身体里燃烧起来。他才感觉到身上有了点热气。
有了热气也挺倒霉,身边的那些冰雪开始逐渐的融化,变成一滩水,将他的衣服全部都弄湿了。
“李牧!”
一声熟悉的声音穿进他的耳朵里,他赶紧转身,看到不远处一个穿红衣的姑娘。
白雪皑皑里,那姑娘仿佛雪里的一朵红梅花,她慢慢的朝他走近,走到他身边,那妖烧的眉眼出现,笑的十分灿烂,明眸皓齿,甚是动人。
“梅启!你怎么来了?”李牧忙问。
他赶紧朝梅仙走去,他很想念她这倒是真的,太久没有见她了,不知道她过得好不好,不知道她开不开心,不知道她有没有想念他。
“这是我的家乡,我为什么不能来呢?”梅仙问。
她单纯且妖烧,说完她朝他走去,抱住他,埋在他的怀里:”李牧,你走的太久了,好想你,你想我吗?”
李牧拍拍她的后背,说道:”想你,我也想你。”
他紧紧握住手掌。
梅仙离开他的怀抱,拉着他说:”走,我带你去见我母亲,我母亲已经好多次跟我说叫我将你带到她面前,让她看看你,你可算来了。”
梅仙带着他翻山越岭,到了雪窟里,越往里走越觉得温度没有那么低了,李牧都觉得自己的手脚都暖和起来了。四周突然点燃起火把,洞里非常亮烁。
还是那熟悉的棺材,棺材上镶满了宝石与宝贝,曾经的他对这些东西非常觊觎,想要将好东西拿走,成了李世民,对那些东西反而越发不在意了。
棺材里飞出来一股浓烟,紧接着一个老太太出现了,老太太站在李牧面前,老太太对他笑了笑,老人家脸上的皱纹沟壑分明,但是,看上去却非常的慈祥。
多少时间不见,梅仙的娘已经这么老了。
“李牧啊,我们又见面了?见你一面可真是不容易啊,还得借助迷幻阵里。”老太太说道。
“什么迷幻阵?我现在被困在阵里了?”李牧好奇问道。
“对啊,你现在身处迷幻阵,此阵擅长迷惑人心,出现的都是人心底最不愿忘记的或者最想要的东西,只是你比较幸运,我死之前给你的心留下一丝我的念想,,碰巧迷幻阵激化了它。”老太太解释道。
“你若是真的,那梅仙呢?”李牧忙问。
他见到梅仙第一眼时心里就认定她一定是假的,因为梅仙从来不会这么热情,不会主动抱他,抱人这件事从来都是他主动。
但那时他根本就不想拆穿,他太想她了,即使她是假的,他也要跟她待好长时间,他想要看看她。
“我女儿不是真的,这只是她的梦,她入了你的梦,我女儿很想你你没感觉出来吗?”老太太责备。
李牧顿时不敢多说什么。
他转头看看身侧妖烧美艳的梅仙,悄悄握住她的手,梅仙与他相视,彼此笑。
“不知道夫人找我所为何事?”李牧不解的问道。
“并没有什么事情,只是想跟你说,我之所以留了一丝念力在你心上只是想要监督你对我女儿是不是很好,这么长时间下来,我老人家非常满意,我终于可以放宽心的离开这个世界了,你是个称职的丈夫,我女儿这辈子遇到你是她的服气。”老人家说。
“娘,我……”梅仙想要反驳。
老人家立刻呵斥:”你别说话,我自己的女儿我还不知道是怎么样的,就你这样高冷的人,搁哪都不会有人喜欢的,不但高冷,关键脾气还差,认死理,性子强悍,水会喜欢你,这世道的男人向来霸道,不是被人敬仰的霸道,而是男权的霸道,女人在他们眼里一定要温柔会做事,呵呵,总是叫女人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他们都一个个是雄才大略的皇帝吗?能够包容你,忍受你,关键是尊重爱护你的也就这么一个男人,好好珍惜知道吗!”
李牧被老太太夸的手足无措,忙说:”夫人,你可能不了解你的女儿,她很好。”
单单一条重情重义已经了不得,叫他觉得可深交。
老太太看看他,没有立刻说话,顿片刻,才说道:”你能看到她的优点就非常好,证明你还是细心周到的人,世上多少人眼里只有别人的缺点膈应得他过不去,哪里愿意将对方的好记在心里,李牧,我到死也能瞑目了。”
说完老太太既开心又伤感,抬手,面前出现一个桌子,桌子上有酒有菜,她倒了杯酒,将酒杯递给梅仙,说:”你替母亲敬他一杯酒。”
梅仙端着酒杯来到李牧面前,李牧一口喝掉。
老太太露出满意的微笑,浓烟一散,她消失不见。
梅仙给自己倒杯酒,一口喝掉,美丽的眼睛里流下两行热泪。
李牧眉头蹙起,安慰道:”我会陪着你的。”
“她生前我恨不得离开她越远越好,可她真的离开了,心里空的要命。习惯了一个人真的很恐怖。”梅仙一边哭一边说。
李牧知道自己没有资格叫她不要哭,她母亲永远的离开了,再也不会以任何形式与她见面了,这是多么伤感的事情,他只能看着她哭,汹涌的哭。
他知道自己帮不上任何忙,只能在一起安慰她,让她知道他还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