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gqn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嶽州紀事 ptt-一切皆爲序章鑒賞-7vsoc

嶽州紀事
小說推薦嶽州紀事岳州纪事
七月流金。长宁市委决定,同意市委办副秘书长周雄(正县级)任岳州县委副书记,宁致远任岳州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市文化局副局长张昆任岳州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市政F办公室副主任李冰任岳州县委常委、建议兼任县委办公室主任。至此,岳州党Z班子优化调整完成。
干部见面会议上,宁致远分别向戴看兰、兰心月、薛仁熙悄然发去短信。一会儿,分别接到了祝贺短信。岳州民间有句俗语:背心换乳Z,虽说是平调,但位置更重要。这恰好准确地表达了自己职务调整的意义,他不晓得露出狡黠微笑。
突然发现自己有些走神,不由得坐正身子,聚精会神地聆听起市委组织部领导讲话来。最后,县委书记李明溪宣布了常委分工,宁致远露出讶异微笑,自己分管工作十六项,分管联系部门十二个。椭圆型会议桌对面的向志宏朝他眨眨眼,悄悄地他竖了竖大拇指,宁致远报以浅笑,然后摇摇头,表示很无奈。
散会后,参会人员簇拥着一起送行市委组织部领导,宁致远走在最后,觉得没有必要争先恐后去表达亲热,随着大家挥挥手。送行后,待李明溪和张云堂离开后,其他人员纷纷过来握手表示祝贺,倒是有些冷落了新来的三位。宁致远见此状况,上前去与周雄、张昆和李冰亲热地表达着欢迎,大家一片其乐融融。
回到县委宣传部,宁致远看着这坐了八百二十一天的办公室,心里不禁感慨联翩。任宣传部长两年一十四天,日子相对轻松,如今将再次回归繁忙又紧张的工作节奏。虽说未能一步到位就任县委副书记,但任常务也算前进一步,是值得欣慰的。
这时候,电话响起来,平时见惯不惊的铃声今天感觉特别悦耳。他惬意地接起来,甜甜地喊声,姐!兰心月呵呵笑着说,祝贺宁常务!他戏谑道,别这么喊,岳州话常务带有舍五的意思呢。兰心月问,什么叫舍五?宁致远狡黠回道,就是风月女子的意思。兰心月嗔骂道,你滚,坏小子!宁致远哈哈笑个不停,故意装得上气不接下气。兰心月咬牙恨恨地说,你给我等到,下次见面不把你耳朵掐掉!宁致远连声嚷,来呀,来咬我呀!兰心月嚷道,气死老娘了!
嬉戏打闹后,兰心月严肃地嘱咐,小子,常务这个位置不好干啊,一把手管的事情你要管,一把手不管的事情都归你管,这就是常务的真正含义。宁致远叹息一声说,姐,事到如今,没有办法啊,你要多指点。兰心月笑着说,你小子手艺我还不知道吗,听说绍宁书记接见时,你的汇报堪称完美呢。宁致远啊了一声,惊讶问道,您怎么知道的?兰心月神秘地回,这就不管了嘛!宁致远心里充满疑惑,也充满感慨,看来,行走江湖,信息才是最重要的!
挂了电话,他又给韵诗说了职务调整情况。韵诗担忧地说,老公,以后你就更忙了。他嗯了一声,叹息说,以后娃儿主要靠你照顾了。韵诗笑着说,没事呢,对了,晚上我弄些菜吧,把爸妈和秋水哥一家请到家里聚聚,祝贺你荣升常务啊!他笑着同意,并嘱咐,妈妈吃不得辣的,炒几个不放辣椒的菜吧。韵诗愉快地答应下来,对语嫣说,走,幺儿,陪妈妈去买菜,晚上祝贺老爸升职。语嫣睁着大眼开心地拍着手掌说,好呀,好呀,我老汉真有出息!韵诗止不住笑起来,爱怜地牵着女儿手,兴高采烈出门去。
下午,县委书记李明溪找宁致远正式谈话。先是分析了岳州当前发展态势,提出了下步重点工作任务,淡淡地说,致远啊,你把目标、指标、项目、资金这四项工作抓好就行了,其他的你看着办吧。宁致远苦笑一声,惊声道,书记,除了这四项工作,您认为还有其他啥难题?李明溪哈哈大笑,理理那地方包围中央的头发,正色道,你一定要记住,可以说是县委给你打招呼,你首先是县委常委,然后才是政F常务!宁致远郑重地说,请县委和书记您放心,致远这个政治素养还是有的,我郑重承诺做到七个字:懂事,听话,守规矩!李明溪将桌子一拍,大声道,好!好!好一句七个字!我记下了,希望你不辜负县委期望!宁致远抿着嘴唇,神色肃穆,心里升腾起满满责任。
从县委书记办公室告辞出来,宁致远还在回味李明溪最后叮嘱。书记这交待,如果不出意外,看来又将陷入这恒古不变的明争暗斗格局,头疼,真是让人头疼啊!
正想着,忽然听见有人招呼,抬头一看,原来是新来的县委常委、办公室主任李冰,听副县长唐兴鹏讲,这李冰以前是李明溪在任市商务局的办公室主任。他笑着说,李冰常委,你好啊,以后多关照!李冰赶紧谦虚地回道,致远兄客气了,您关照我才是,以后县委办资金拜托您批条子快一点呢。宁致远微笑着说,好说,好说!李冰突然压低声音说,今晚明溪书记有安排,我们私下聚聚如何?宁致远回答道,好呀,兄弟新来,我来安排,为你接风!李冰笑着低声说,谢谢致远兄。
晚上,宁致远将新来岳州上任三位一并请到,在一家私房菜举行了私宴。岳州的酒从来都是用来烘托气氛、表达感情的,今晚自然是检验酒量的绝佳机会。
推杯交盏中,宁致远发现县委副书记周雄酒量最好,一直很沉稳地应对,凡是有人敬酒均不推杯。其次是李冰,不愧是办公室主任出身。宣传部长张昆酒量最次,酒至中局便脸红耳赤,说话都有些哆嗦了。酒品看人品,张昆是值得信赖的,周雄不好说,李冰倒是城府较深。
因为大家新来乍到,交谈皆是点到为止,自然酒局就结束得早。一一送别后,宁致远坐上车,对司机老范说,赶快回二小学校,家里人都等着呢。老范哎了一声,紧踩一下油门,车子快速消失在夜色中。
打开家门,桌上摆满好菜,一家子坐在沙发上等着。宁致远走进屋,笑着说,不好意思,突然约了个饭局,不好延期的。韵诗嗔怪道,你答应好了的,真是的。宁秋水笑着说,没事呢,等等不存在的。韵诗和嫂子池小夏赶紧进厨房,又端出几个菜。宁致远扶着妈妈坐上桌子,转头喊,语嫣,快出来吃饭了。随着应声,宁语嫣带着宁冲打开书房门出来,捂着肚子嚷,老汉呢,饿死我了!引得一家人哈哈笑。
饥饿游戏3:嘲笑鸟 柯林斯
宁致远打来一瓶酱香型白酒,给哥哥倒满,然后问继父朱叔要不要喝一点,朱叔笑着说,喝一小杯吧,高兴呢!宁致远赶紧替继续升酒,随后又倒了一杯,大声说,韵诗也喝一些吧。薛韵诗微笑着没推却。两个小家伙倒是很不客气,各自倒满一杯雪碧。
一家人聚餐,气氛温馨随和。宁致远和哥哥小声聊着,偶尔举杯碰碰。语嫣端着一杯雪碧,走过来说,老汉,祝贺您,喝一个?宁致远哈哈笑着,端起酒杯碰了碰喝下。池小夏斜眼看着宁冲,嗔道,冲儿,你看妹妹,多懂事啊,你该不该敬幺爸一杯呢?宁冲红着脸,学着语嫣,过来举杯说,幺爸,我也敬你。宁致远逗他说,敬我什么呢?宁冲愣住了,转头看了自己妈妈一眼,怯声道,我不知道。池小夏赶紧说,敬幺爸高升啊!宁冲不解地问,什么是高升?宁致远噗嗤一声笑出来。池小夏笑着说,你照着说就是了。致远妈哎呀一声,说你们别为难冲儿了嘛,老三你也是,问这么多。听到妈妈维护孙子,一家人又笑起来。
夜深了,宁致远仍然毫无睡意,就着床头灯翻看着一本书。韵诗伸过手,拿开他手上的书,拱身入怀,卧室里随即奏响欢快有沉重的合奏旋律。
怀着一身疲倦,宁致远沉沉睡去。就着微弱灯光,薛韵诗凝视着这张逐渐发福的脸庞,不由得叹息一声,这曾经翩翩少年,如今开启中年之旅,这些年在基层摸爬滚打尝尽人生艰辛,心里不由得泛起酸楚,爱怜地替他盖上薄被,吻吻脸庞,抱着他甜蜜地闭上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