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k0e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猛卒》-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釜底抽薪分享-f5h8f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猛卒
要成为大世家必须要有五代以上的传家,而裴、崔、卢、郑、杨这些天下世家,都差不多有五百年以上的传承了,花开散叶,每个家族都至少有数百人甚至上千人,然后根据不同的传承分成了若干房,大多数庶房不愿被正统嫡房控制,一般都会迁到外地,自成一脉。
独孤家族也有五六百名族人,共分为五房,正统嫡房就是独孤立秋这一房,并不是说嫡房就没有庶子,庶房就没有嫡子,并不是这个意思,嫡房一样有庶子,比如独孤长秋就是庶子,所以他没有继承家主的权力。
只是因为这一房最正统,被皇室认可为独孤家族的继承人,简单称为嫡房,也就是嫡传继承房的意思,光这一房也是枝蔓繁衍,有百人之多。
为了祭祀共同的祖先独孤信,大家都把嫡房的族长称为家主,可以在大方向上影响整个独孤家族,但每一房也有自己的开创者,每年大家也要祭祀开创者祖先,所以每房也有各自的族长,管理自己本房事务。
并州房的族长叫做独孤鹤,年约六十余岁,他在长安读书时和独孤大石在一起,后来从军他又和独孤大石住一帐,后来独孤大石升为郎将,他则是独孤大石手下的校尉,两人有三十年交情,交情十分深厚。
独孤鹤官职最高时,曾经出任右骁卫将军,但也是虚职,没有真正统领过军队,泾源兵变前他厌倦官场,辞职带着妻儿回家了,倒也躲过了泾源兵变的离乱。
独孤鹤的族宅并不在太原城内,而是太原府下面的清源县,他们这个家族一共有七十余户人家,大部分集中在清源县城南的青水村,族宅和祠堂也在这里,这是一座依山傍水的村庄,山清水秀,水土养人,距离县城也不远,骑毛驴半个时辰就到了。
独孤鹤在县城有一座宅子,他平时住在县城内,逢年过节都会回青水村,此时太原府也下了大雪,到处是一片白雪皑皑。
这时,三名骑马使者奔进了县城,他们一路打听,很快找到了占地广阔的独孤府,三名骑马使者在府门前翻身下马,一名门房迎出来,“请问,几位有什么事?”
为首使者道:“速去告诉你们族长,我们是从长安过来,奉晋王殿下之令给你们族长送一封信。”
“三位稍等,我马上去禀报!”
门房听说是晋王派人来送信,吓得他连滚带爬得跑回府中去了,不多时,管家出来,请三人进府烤火休息,他则赶去禀报老爷独孤鹤。
书房内温暖如春,独孤鹤正坐在火盆烤前火,同时听长子独孤楠的旅程安排,今年家族发生了很多事,先是家主独孤立秋遇刺身亡,他们也赶去吊孝守灵,紧接着独孤大石成为新家主,独孤大石考虑新年举行全族大祭,独孤鹤也欣然同意了。
既然是全族大祭,那他们所有的独孤族人都要新年前赶到长安,现在是十二月上旬,再过几天就该出发了。
“父亲,去长安坐船不可能了,只能乘坐牛车,不要带什么行李,按照每家一辆牛车算,也要七十几辆牛车,孩儿跑了一圈,基本上可以租到。”
独孤鹤摇摇头,“七十几辆牛车怎么可能够,这么寒冷的冬天,长途上千里,要带路上吃的食材火炉,还有其他物资,有的人家一辆牛车还不够,像你二叔家九口人,至少要三辆牛车,我估计至少要一百五十辆,你别忘了,还有护卫们跟随,他们也要一路吃喝。”
“孩儿记住了,马上再去安排牛车。”
“还有,鼠雀谷那边你打听过了吗?能通行吗?”
蛊王 鬼小佑
“孩儿打听过了,有人从那边过来,据说很难走,但还是可以通行,孩儿担心路上时间十天不够,至少要走半个月,我们初十就得出发。”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潞州那边呢?准备通知他们什么时候出发?”
“孩儿等父亲明示,然后给们发鸽信。”
独孤鹤想了想道:“那就也初十出发吧!说不定在蒲州还能遇到他们。”
“好的,孩儿马上去通知鸽信,父亲还有什么嘱咐没有。”
“还有就是派人去青水村,让大家都赶紧准备,初九来县城集中,初十统一出发。”
“孩儿记住了。”
独孤楠刚要走,便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奔跑声,紧急着听见管家急声禀报道:“老爷,大事!”
独孤鹤眉头一皱,“什么事情?”
“晋王…..晋王殿下派人给老爷送信来了!”
“啊!”独孤鹤大吃一惊,腾地站起身,连忙问道:“送信人在哪里?”
“我安排他们在客房烤火休息。”
“速请送信人到我这里来。”
管家跑去了,独孤楠不解地问道:“父亲,晋王殿下怎么会派人来送信?”
独孤鹤心乱如麻,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真是奇怪了!”
虽然在给家主独孤立秋守灵时,独孤鹤见过晋王郭宋,还和他打了招呼,但那时是因为郭宋是独孤立秋的女婿,现在应该没有这层关系了,为什么郭宋还要派人给自己送信,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当然,独孤鹤也曾是右骁卫将军,正四品武将,也曾被天子李适接见,见过大世面,他倒不紧张,只是想不通,晋王殿下怎么会写信给自己?
“父亲,孩儿要回避一下吗?”长子独孤楠问道。
独孤鹤摇摇头,“不用回避,送信人而已。”
不多时,一名使者被管家领了进来,他是郭宋的亲兵卫的一名旅帅,带着两名手下赶来清源县送信。
使者躬身行一礼,“在下晋王亲卫旅帅李平,奉晋王殿下之令特从长安赶来,给将军送一封信,是晋王殿下的亲笔信。”
他取出信呈给独孤鹤,独孤鹤接过信,只见信皮上写着:‘右骁卫独孤将军亲启’,后面落款是‘晋王郭宋’。
他连忙取出信,匆匆看了一遍,脸色顿时变得有些复杂,半晌他又问道:“晋王殿下还有什么口信吗?”
送信使者摇摇头,独孤鹤连忙吩咐管家带使者前去休息,好好招待,并赏赐他们三十两银子。
送信使者感谢地行一礼走了,独孤鹤这才慢慢坐下,目光中疑惑不定。
“父亲,发生了什么事情?”长子独孤楠在旁边小声问道。
“发生了奇怪的事情,也可以说是好事。”
独孤鹤叹口气道:“郭宋要求我们放弃去长安参加大祭,就在清源县祭祖。”
“啊!怎么会有这样的要求?”独孤楠愕然不解。
独孤鹤苦笑一声,“你不明白吗?这是郭宋在收拾独孤大石呢!”
“孩儿还是不太明白,请父亲明示。”独孤楠虽然已经三十余岁,但阅历还是远不如父亲。
“当初独孤大石提出今年举行大祭时,独孤原秋带领岐州房和渭州房坚决反对,我估计他们今年还不一定肯来长安,如果我们并州房和潞州房也不去长安,独孤家族的大祭就只能取消了,还是和往年一样小祭,这对独孤大石的家族威望将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可….可晋王殿下为什么反对家主?当时不是他提议独孤三叔出任五年家主吗?”
独孤鹤负手走了几步,是啊!晋王殿下为什么要收拾独孤大石,一个家族祭祀而已,值得晋王这么关注吗?
独孤鹤忽然若有所悟,慢慢停住了脚步,他轻轻叹息道:“看来独孤家族在他心中的份量不是一般的重啊!”
“父亲能否给孩儿解惑?”
独孤鹤平静道:“独孤大石是个顽固的保唐派,郭宋若登基为帝,禅让大唐,独孤大石必然会坚决反对,郭宋不希望独孤大石的个人反对,变成独孤家族的反对,所以独孤大石只能是过渡家主,在郭宋登基前,他一定会被换掉,有独孤家族带头支持,那么整个关陇世家都会支持,独孤大石想借大祭掌控家族,郭宋怎么能允许?我估计独孤原秋请求郭宋出手协助了。”
独孤楠这才恍然,他迟疑一下问道:“刚才父亲说是好事,为什么?”
独孤鹤扬了扬手中的信道:“他在信的最后,承诺给我一个门荫名额,你说是不是好事?”
门荫是大唐一种特殊制度,给权贵子女一个当官的名额,不用参加科举也能当官,一般是高官、外戚的子女,皇帝和皇后也有名额,当然,这种荫官一般上不了五品这道坎,除非是特别优秀。
门荫官在郭宋主政后还是有,但数量极少,只有宰相级别的高官才有机会,去年是李泌的幼子李绚得到了荫官,任命为华县县尉,像独孤鹤这样的前任武官是绝对得不到荫官机会,郭宋为拉拢他,也是下了血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