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za1y熱門都市小说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第269章 師姐“佛敵”VS師弟“劊子手”(下)看書-eeo5r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小說推薦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岛田似乎很听琳的话。
在遭到琳的这番训斥后,垂下头,面露淡淡的沮丧之色,然后退到正站在一边的牧村的身旁。
岛田站到牧村的身边后,牧村立即抬起手揉了揉岛田的头,嘴唇翕动——似乎是在安慰岛田,只可惜隔的距离有些远,绪方并没有听清牧村具体都跟岛田说了些什么。
只看到在牧村的嘴唇重新闭紧后,岛田的神色变得稍微好看了些。
“如何?”绪方抬起目光,扫向琳,用戏谑的语气说道,“我现在有资格让你拔刀了吗?”
“……浅井!”
“在!”浅井一边高声应和着,一边出列。
琳站起身来,走上前去,捡起岛田刚才使用的那柄木制打刀,然后接着朝浅井说道:
“帮我再拿把木制胁差过来。”
“是!”听到琳的这一命令,浅井的脸色微微一变,但还是迅速应了一声“是”,然后朝佛堂外奔去。
浅井很快拿了柄木制胁差回来。
用左手握紧木制打刀,右手握紧浅井刚刚送过来的木制胁差,摆好无我二刀流的起手式后,不苟言笑的琳将一如既往的冷淡目光刺向了绪方。
“来吧,刽子手一刀斋。”
“终于可以同门相残了吗。”用嘲弄的语气这般说道之后,绪方也将双手的刀重新提起,摆好了无我二刀流的架势。
望着用左手握打刀、右手握胁差的琳,绪方在心中暗道着:
——逆二刀……左撇子吗……
二刀流分正二刀和逆二刀。
用右手握打刀、左手握胁差的绪方便是标准的正二刀。
而所谓的“逆二刀”顾名思义就是反过来,用左手握打刀、右手握胁差。
因为琳使用的是逆二刀,所以她的架势和绪方是完全相反的。
刚才琳进佛堂、绪方第一眼看到琳时,就注意到琳是把胁差插在右腰间的——这个时候绪方就已经注意到了琳似乎是左撇子。
在看到琳摆出逆二刀的架势后,绪方才终于确定——琳就是左撇子。
在连做了2个深呼吸后,琳的胸口开始照着和绪方的胸口同样的节奏上下起伏着。
将自己的呼吸切换为“源之呼吸”后,琳的目光也随之变得凌厉了起来。
二人并没有对峙太久。
就像是事先约好的一般,二人近乎是在同时后足一踏,朝彼此冲去。
绪方的打刀与胁差,跟琳的打刀与胁差在半空中重重地相撞在了一起。
二人现在就像两头正在对撞的公牛一般,二人手中的双刀便是彼此的牛角。
在凑近了之后,绪方对琳身形之娇小有了一个更加直观、确切的感受。
琳的身高算是这个时代的平均水平。
而这个时代的平均水平就是——普遍都矮。
阿町的身高换算成现代地球的长度单位,大概是155厘米——这样的身高放在这个江户时代之中,都已经算是高挑那一类型的了。
而琳的身高,据绪方的目测,大概只有……145厘米。
这样的身高在这个时代并不算矮,但和绪方这个有170厘米高的人站在一起,就显得非常娇小了。
但如此娇小的身体却隐藏着极其强大的力量。
两柄重量并不算轻地木刀被她毫不费力地舞动着。
感受着顺着琳的这2柄木刀源源不断地传过来的巨力,绪方不禁暗自乍舌。
心中不由得产生了“这人真的是女儿身吗”的想法。
二人以这种“公牛对撞”般的架势对峙了一会后便迅速分开。
在结束这一角力后,绪方挥动右手的打刀朝琳劈去。
在离琳的肩头还有一段距离时便被琳用她的胁差给架住,然后顺势将左手的打刀一舞,朝绪方的侧腹劈去。
因为身高的缘故,琳的最佳攻击位置自然而然便是绪方的腹部。
琳所使用的这一招,绪方再眼熟不过了——正是流转。
这是绪方第一次和同样使用着无我二刀流的人交手——这让绪方不由得产生了一种微妙的感觉。
啪!
就像刚才的琳一样,绪方也竖起了自己的胁差,架住了琳的攻击。
使用着相同招式的二人不断交换着攻防,一时之间战况成了胶着之势。
“间宫前辈……”岛田忍不住朝身旁的间宫问道,“你觉得谁会赢呢……?”
“现在二人都处于不相上下的状况。”间宫轻声道,“只不过……再这么打下去,主公她落下风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
……
櫻桃 小說
恶魔班的魔女军团 雪儿
互换了数十回攻防后,绪方使用着垫步后撤了数步,拉开与琳的距离。
而琳也并没有追上去,而是趁着这一空隙调整着自己刚才那因一连串的猛攻而有些凌乱的呼吸。
经过刚才那一连串的交锋,绪方对琳的实力已有了一个大致的把握。
琳的实力,简而言之就是——很强。
无我二刀流的每一招的水平,据绪方预估,基本都在他之上。
尤其是流转和垫步——论水平应该都已达到了“大师级”的水平。
论在无我二刀流上面的造诣,目前的琳毫无疑问在现在的绪方之上。
然而,琳却有着一个极其致命的短板。
那就是——因女儿身的缘故,琳的身体素质较差。
当然——琳的这个“身体素质较差”,是和绪方这样的人相比较差。
论身体素质,琳还是远超普通的男性的。
但和绪方相比,就还有着些差距了。
力量也好,体力也罢,都不如绪方。
经历了刚才的一系列缠斗,绪方还游刃有余。
而琳的呼吸已经有些凌乱了。
琳也就速度和敏捷上要比绪方强——但也只是强一些而已,并没有强到可以靠着这优势打败绪方的程度。
因女儿身的这一致命短板,再这么缠斗下去,琳渐渐落入下风最后落败将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真令人惊讶……”将呼吸稍微捋顺后,琳轻声道,“看来……我真是小瞧你了……”
说罢,琳长出了一口气。
然后缓缓调整着身体的架势……
望着突然改变身体架势的琳,绪方的双眼微微一眯,稍稍收紧了些正握着双刀的双手。
琳连做了数个深呼吸,在将自己注意力调整到最集中的那一刻……
啪!
琳的踏地声响到让人不由得担心她脚下的地板会不会被她给踩烂。
如一根离弦之矢冲到绪方的跟前后,琳挥动右手的胁差朝绪方劈去。
面不改色的绪方使用着垫步后撤了一步,躲开琳的这记下劈。
然而——绪方的双足才刚刚在地板上踏定而已,琳的下一记攻击便马上迎面而来了。
琳这次使用的是她左手的打刀。
此次琳的剑速超乎绪方的想象,瞳孔微微一缩后,迅速判定用垫步很难完美躲开琳的这记攻击后,抬起胁差将琳的打刀给格开。
用胁差格开琳的第2记攻击后,琳的第3记攻击来了。
再次挡开琳的这第3记攻击后,绪方的双眼微微一眯。
在连续挡下琳的这3记攻击后,绪方已经敏锐地发现——琳的这3记斩击的节奏都各不相同。
以往阅读无我二刀流的秘籍时的记忆此时开始在脑海中浮现——无我二刀流有2大剑技:7连斩技“蝉雨”和13连斩技“星落”,这2大连斩技的一大特点就是:每一刀的节奏都不同,以此来打乱敌人自己的节奏,引诱敌人出现破绽。
——是蝉雨或是星落!
绪方在心中这般暗道着。
因为绪方的系统到现在都没有解锁蝉雨和星落这2大技能,所以绪方也不知道琳现在使用的是蝉雨还是星落。
第一次碰上这种节奏是乱的连斩的绪方不敢大意,深吸了一口气,提聚起全副身心迎战琳的星落。
绪方将手中双刀舞得密不透风,刀刃挥动所吹起的风压构成了一座壁垒,将绪方牢牢保护着。
双目死死地盯着琳握刀的双臂,使用着刃反将琳的每一刀一一挡下。
在将琳的第7刀给挡下后,错愕与震惊之色已不受控制地在琳的脸上浮现。
在第7刀被绪方给挡住后,琳后退数步,退到安全距离之中。
望着后退的琳,绪方暗道着:
——7连斩……看来刚才木下琳所使用的就是“蝉雨”了。
刚才的那记蝉雨对琳的消耗似乎很大,琳此时的呼吸已经十分明显地变了急促起来——不过消耗大倒也是正常的,这种节奏是乱的连斩技对使用者的要求自然是相当地高。
甩了甩有些酸胀的双臂后,绪方随口朝琳轻声道:
“你好强啊……能让间宫他们心悦诚服跟随的人,果然不是什么小角色啊。”
“多谢夸奖,但我并不喜欢听奉承。”
“我这可不是奉承哦,我是真心觉得你很强。”
就如绪方刚才所说的这样——他并没有在奉承琳。
刚才在硬接琳的蝉雨时,其实是险象环生的。
绪方有好几次差点就被琳给砍到了。
“如果不是因为我是男人的话,我说不定已经败给你了。”
绪方的这句话也是实话。
若不是因为身体素质在女儿身的琳之上,绪方说不定已经败在琳刚才的那记蝉雨之下了。
在随口夸赞了琳一句后,绪方在心中轻叹了口气。
——世界……果然很大啊……果然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能人一个接一个地出现……
——果然……我要走的路还很远啊……
就在绪方感慨着自己的修行不足时——异变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
在绪方刚才的那句话音落下后,站在绪方身前的琳脸色猛地一变。
同样脸色骤变的人,还有在一旁观战的间宫4人。
注意到这些人的脸色都发生巨大变化的绪方面露惑色。
就在绪方思考着自己刚才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时,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阴沉下来的琳将双手手指一松。
两柄木刀在重力的影响下从琳她那松开的手掌中掉下,落到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嗯?不打了吗?”望着松开手中木刀的琳,绪方忍不住这般问道。
琳没有理会绪方的这个问题。
而是缓步走回到那千成葫芦马印之下。
然后……捡起了放在千成葫芦马印之下的那柄黑柄黑鞘的打刀。
望着捡起这柄黑刀的琳,绪方的脸色也瞬间一变,心中隐约意识到了琳似乎打算做什么。
而琳接下来的举动也完美符合了绪方的猜想。
噌!
琳猛地拔出了这柄黑柄黑鞘的刀,露出了如墨水般漆黑的刀身。
琳将这把黑刀抬起,刀尖对准绪方的鼻尖。
“拔刀!”然后这般沉声说着。
“牧村。”在一旁观战的间宫此时也是脸色一沉,呼唤了一声身旁牧村的名字后,跟牧村使了个眼色。
读懂牧村的眼神的意思后的牧村郑重地点了点头后,快步冲出了佛堂。
而在牧村离开佛堂后,间宫立即前冲数步,拦在了绪方与琳之间。
“主公!请您冷静!”
“九郎!你给我让开!”
“主公!”间宫此时也换上了严肃得多的语调,“一旦拔了真刀,就脱离切磋的范畴了!请把阎魔收回去吧!”
“让开!”然而,琳却没有理会间宫的苦劝。
年纪最小,加入葫芦屋的时长最短的岛田此时看了看绪方,然后又看了看琳,满脸焦急,但却不知该如何是好。
无奈之下,他只能求助站在他身旁、双手抱胸、默默地看着间宫苦劝琳的浅井。
“浅井前辈!您不去和间宫前辈一起去劝主公收刀吗?”
对于岛田的这一问题,浅井只淡淡道:
“连间宫都劝不了主公的话,我上也白搭。”
在浅井作壁上观、岛田不知该如何是好时,间宫与琳的争论仍在继续着。
“九郎,我再说一遍——让开!”
“……主公,你真的下定决心要这般做了吗?如果是的话,那我就让开。”
琳没有理会间宫这个新的问题。
只将凌厉的目光割向间宫。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感受着琳这如刀割一般的目光,间宫轻叹了口气。
随后默默地退下、站回到他刚才所站的地方。
在间宫刚才劝琳时,绪方已经默默地将他那刚才放置在一旁的大释天拿了回来。
左手提着大释天的绪方朝身前的琳轻声道:
“容我确认一遍——你真的要用真刀吗?”
“一旦用了真刀,就不再是切磋,而是死斗了。”
“废话少说!”琳娇喝道,“快拔刀!”
“……”绪方没有再说话。
仓啷啷啷……
只默默地将左手按在大释天的鞘口,拇指一敲,将大释天顶出鞘口,然后缓缓地拔刀出鞘。
在透过窗户照射进来的阳光反射下闪着白光的大释天与闪着黑光的阎魔隔空对峙着。
肃杀之气开始在佛堂的四周弥漫。
在一旁观战的间宫3人此时无不是一脸沉重。
就在绪方和琳将力气灌注到后脚,准备朝彼此杀去时……
“师姐与师弟拿真刀自相残杀——成何体统!都给我收刀!”
一道暴喝突然自佛堂的大门处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