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kit精华都市异能 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 ptt-第96章 想勾搭寶哥展示-fnk3d

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
小說推薦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靠种田成为王爷金主
“居然想让你给蒋家送银子,亏他想得出来!”
云烟想凿开蒋泽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是不是豆腐脑。
她宝哥是离王妃,怎么可能把银子往离王的对头那里送? 那不等于给自己挖坑吗?
苏宝儿眯了下眼睛,她的看法和云烟不尽相同。
“杀人诛心,是个狠的。”
云烟不解地问道:“怎么说?”
“他刚刚搔首弄姿是想勾搭宝哥,以后还可以用琳琅阁的名头和宝哥暗通曲款,把我家主子气得半死不说,还可以彻底绝了主子的希望。” 陆五往地上啐了一口。
百官不会让一个连媳妇儿管不住皇子当皇帝,因为他连后代的血统都无法保证。
好在主子看上的是苏宝儿,不然没准儿就让蒋泽得逞了。
毕竟两人是陛下赐婚,没有感情基础,主子前途渺茫,还对女方如此冷淡,哪比得上蒋泽的俊俏温柔?
云烟本来对蒋泽的皮相还有丁点好感,这下全消失不见了。
这手段都算不得下作,而是下贱。
“出门遇到这么个晦气玩意儿,算了,我回头找大和尚重新看个日子。”
云烟听思源堂的老人说成亲是一辈子的大事,沾不得半点霉头,不然会夫妻不和,子孙不利,想到这里她恨不得把蒋泽的头扭掉。
锦衣风流 大苹果
苏宝儿无语,不过刚好让她给风行带个信。
没想到远远就见到琳琅阁前面堆满了人,吵嚷的声音不绝于耳。
“我前天才在你家买的,是给儿媳的聘礼,谁知送过去亲家说分量不对,剪开后发现里面包的是黄铜,亲家当场翻了脸,说我家拿假货糊弄,你们赔我银子,赔我儿媳!”
“这不是琳琅阁的东西。”
“怎么不是?我前天刚买的,就是你收的银子,花了整整十两,结果就给我这么个东西,你家这么做生意不怕天打雷劈?”
“跟他们废什么话?把人送官府去,青天老爷一定会给我们一个交代!”
“我先砸了这黑心店!看他们以后弄什么坑人!”
“你们别乱来,这要是我家的东西,我们一定负责。”
“看她都承认了,赶紧赔!”
“你听不懂人话吗?你这不是我们卖的,我们不管!”
“儿子,这店卖的东西不行,不过卖东西的姑娘还算标志,你尽管挑,选中哪个把哪个弄回去做媳妇儿!”
……
闹事的人多嗓门又大,将琳琅阁的伙计压制得死死的。
云烟咬牙说道:“肯定是蒋泽安排的人!”
现在正是将琳琅阁做大的档口,要是传出卖假货,肯会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不一定是他安排的,他只要放出风,有的是人替他出头。”
苏宝儿勾勾嘴角,能讨好蒋家,又能捞上一笔,多划算的买卖。
可惜段位太低。
不过对她来说倒是个好机会。
云烟眨了眨眼睛,她居然看到宝哥在笑,别是气疯了吧?
苏宝儿高声说道:“我是琳琅阁东家,麻烦大家让个路。”
没等她动弹,一微胖的妇人从人群里组钻了出来。
“你说你是东家?长得不赖,可惜心肠是黑的,我全家人省吃俭用,日日做工,才攒了十两银子,就为了娶个好媳妇儿,没想到全都被你骗了!你今天不赔钱,我就一头撞死在你门口,让你这辈子都做不成生意!”
苏宝儿瞥了眼她的手镯。
琳琅阁的金饰上有标志,由是风行亲自设计并刻章,别家无从模仿, 但这人手上的镯子从印标记的地方剪断了,无法辨别真伪。
样式也简单,从外观上找不到证据。
难怪自家伙计这么被动。
“看清楚没有?这就是你卖的东西!赶紧跟我见官去!”
妇人扯着苏宝儿的衣服往外走。
风行把人拦下来:“你当琳琅阁都是死人吗?”
敢动到苏宝儿头上,就别怪他不客气。
苏宝儿把衣服从妇人手中拽出来,笑着说道:“不就是要验证我店里有没有假货吗?这个简单,用不着动这么大气,更不用惊动官府。”
“呸,我信你个鬼!”
“你们生意人多少有点背景,不去官府,我们普通百姓哪斗得过你们?”
“别想拖延时间!这件事我们决不妥协,你给多少银子都不管用!”
买了手镯的妇人和家属都很激动。
苏宝儿依然淡定:“放心,我的办法很快很简单,就是把店里金货拿出来当大家的面熔了,但凡有一丁点假货,我认下这个镯子,当场给你们一万两补偿。”
“净说大话,赔镯子都不肯,你能给我一万两?”
苏宝儿从荷包里拿出两张银票。
“这是两万两,但凡店里有一件假货,你拿一张,剩下在场每人一百两。”
看个热闹就能得到一百两,在场众人纷纷叫好。
“这个办法好,比去官府快多了。”
“咱们这么多双眼睛盯着,他们肯定做不出小动作。”
“你们也说生意人有关系,这样稀里糊涂到了官府肯定你们吃亏,不如当场验证,万一有假,咱们也好帮你们作证!”
起哄的人越来越多,当事人的意见就不那么重要了。
“现在我让伙计进去随机挑选三十件金饰,柜台和仓库各十五件,你们可以跟过去监督,但有趁机做小动作的,琳琅阁的护卫也不是吃素的!”
琳琅阁的护卫大半是战场上下来的老兵,以一敌十不成问题。
“光监督可不行,得我们选。”
“哪样真哪样假你们心里门儿清,你们选的我们不认!”
苏宝儿做了个请的手势:“那就有劳各位。”
约莫过去两刻钟,风娘将选好的饰品拿过来,眼里泛着泪花。
有些人看热闹不嫌事大,专挑贵重的,她不从就说琳琅阁有猫腻。
这两盘子东西工费足有上千两,其中有一件还是她哥哥亲手做的,她真不舍得熔了。
苏宝儿拍拍风娘的手以示安慰,有时候弃车保帅也是一种智慧。
“熔炉在后院,大家随我来。”
风行淡漠地说道。
他将人带到熔炉前,为了避嫌,他从人群中选出两个看着很正派的人来称重,一共一斤二两三钱,称完之后将金子送进火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