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kqgh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笔趣-第二百四十八章 他會醒閲讀-grvsf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小說推薦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作精总裁他后来翻车了
夏岑兮点了点头,这也是眼下唯一最好的办法了。
“好啦,不说这些话了,说点轻松的。”显然,卓沁不想在聊这些沉重的话题,她语气轻快了许多,眼神中带着光亮。
“怎么,这段时间照看孩子,还看出来育儿心得了?”看着卓沁迫切的有想要和他分享的想法,夏岑兮也笑着打趣。
“有一说一,你总结挺到位。”卓沁莞尔。
“之前一直都是他照顾我,现在换我照顾他了,其实感觉也不错。”
“你知道吗,那天我只不过去上了个厕所,结果回来她泪眼汪汪的等着我,还说害怕我抛弃他,别提有多可爱,搞的我也想有个儿子了。”
在描述这些的时候,卓沁不知道自己的眼里带着兴奋的光芒。
她和沈亦骁两个人之前的感情已经深入到灵魂,可是也从未坦诚对待过对方。
两个人的互不坦诚,导致一次又一次的猜疑,一次又一次的争吵,两个人的心早已是千疮百孔。而这次,沈亦骁的智力退化,是两个人情感缓和的最好时机。
心细如夏岑兮,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她眉毛弯弯,愈发觉得,这一次事故,不见得就是一件坏事。她一下子又想起了事故那天上午,沈亦骁曾给他打过的那个电话。
思绪再三,她不确定的对着卓沁开了口。
“阿沁……那天车祸上午,沈亦骁曾经给我打过电话。”
“是吗?他和你说什么了吗?”她忽然这么一说,卓沁没来由的紧张了起来。
看着因为自己说的关于沈亦骁的几句话就调动了卓沁的情感,夏岑兮心头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她勾唇,微微一笑。
“没什么事,就是她问我能不能替他说点好话,他想带你去国外度假,顺便散散心,想着能用这样的方式让你减轻病情。”
原来他已经替我想了这么多……
莫名的,卓沁的心里一暖。
冥想的剑 上帝的朋友
原来在她知道或是不知道的地方,沈亦骁角默默地为她周全好了一切。
“他也是担心你会因为病情原因会拒绝他,还说再不济的话,就让我们两个去度假,他在暗中保护我们,不得不说,沈总是真的周到,现在这样的男人已经不多了……”
说着说着,忽然止住了话语,她看见面前的卓沁,已经是热泪盈眶。
夏岑兮看着这样神情激动的卓沁,一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做,索性拉过她的手,将她拥入了怀里,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
他们两个人,是不幸的,可是,又好像是幸福的。
卓沁是局中人,看不清自己。可是夏岑兮作为一个局外人,同样看不清他们负担的情感。
夏岑兮自己都身陷囹圄,无法自拔。就在二人一阵感叹之时,忽然靳珩深从病房里走了出来。
听到房门有响动,卓沁反应是最快的,马上迎了上去。
“靳珩深,你和他聊了什么?”看着卓沁上来就是一脸的戒备,靳珩深也有些无奈。
“我就是随便和他聊聊,看能不能勾起他之前的记忆,不过显然……是徒劳的。”
靳珩深摊了摊手,掩饰下了眼底的那一抹意味深长。
卓沁眼睛一亮,随即又恢复了平静。之后,有些牵强的开口:“没事没事,慢慢来,不着急。”
“卓沁。”靳珩深清了清嗓子,声音低沉,带着十分的严肃。
“既然现在已经成这个状况,那么沈亦骁的沈氏,你打算怎么处理?再坚持下去,纸包不住火的,我相信你也对这一点非常清楚。”
卓沁点了点头,脸色也变了凝重。
“现在沈氏还没有什么生杀大权的决定,我还是能看的明白的,现在的沈亦骁也很听我的话……”说到这儿,卓沁脸不自然的红了一下。
“我可以让他在那些合同上签字,这并不是什么难事。”
确实,虽然卓沁现在的身份是明星,不过在之前家道还没中落的时候,卓沁也是豪门千金,对公司这些管理也算是熟悉,从小耳濡目染的东西,长大了也不会丢弃。
靳珩深之前也对卓沁做了相应的调查,对于卓沁管理的能力,靳珩深也格外相信。
但是靳珩深没有想到卓沁会用这种方式,一向面无表情的他不禁弯了唇角。
“虽然我觉得确实不妨一试,但是这样一来,沈亦骁他不成了你的傀儡了吗?看来现在还真是一个趁机吞并沈氏的好机会,你可要注意了。”
英雄联盟之超神强者 千鸟本尊
夏岑兮没想到靳珩深竟然会当着卓沁的面把在家里的想法说出来,顿时皱了眉头。
刚想开口斥责,卓沁却缓缓开了口。
她的语气中带着些遗憾和无奈,但是更多的是玩笑话:“那我现在除了用这种方式还能怎么办呢?我到希望你能赶紧把沈氏收购了,省的我再操心。”
“那好,直接让沈亦骁写一份股份转让书就好了,省事又简单。”
“真的可以吗?”
听他们两个人的对话,夏岑兮在心里默默地替沈亦骁默哀。
沈亦骁都成成副样子了,这两个人竟然一个在盘算着吞噬掉他的公司,另一个则盘算着把手里的事情都推干净。
“行了,不和你开玩笑。”靳珩深忽然正色,眼底还带着一抹笑容。
“卓沁,你放心吧,这样的日子不会过太久的。以卓沁你的能力……沈亦骁是不会放心让你一直接管公司的,除非他是真的想让沈氏溃败下去。”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就借你吉言。”卓沁叹了口气。
“他不会让你等很久的。”这句话说的格外有深意,可是卓沁却垂着脑袋,想别的事情。没有注意到。
修仙古魔 非修
不过一旁的夏岑兮倒是看了个一清二楚。
夏岑兮眼底的疑惑也变得深了起来。
仔细上下打量靳珩深一番,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怎么他就敢这么自信,说沈亦骁一定会恢复?
不过,此情此景,这样的疑惑,她是不会说出口的,现在的卓沁已经心乱如麻,她没必要去再动摇她的心态。
看望沈亦骁完毕,二人踏上了回家的路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