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74ma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銀鴉之主討論-第八百一十章 破局的辦法相伴-mhdpa

銀鴉之主
小說推薦銀鴉之主银鸦之主
年轻人彻底清醒过来的时候,管家,马车、马车夫都已经消失不见了。
他一个人站在冰冷寂静的黑暗中,一盏灯油即将耗尽的提灯,正在他的脚下缓慢地流淌出光芒。
似乎想起了什么,年轻人提起提灯站了起来,向着教堂走去。
在他刚刚站起的位置,一枚精致的硬币,正躺在地面上,在不远处,一座烧焦的墓碑屹立在那里。
年轻人停下了脚步。
在他的视野尽头,一座被烧焦的棺材被放在半挖开的土坑中。
提灯的光影将那棺材扯出了一道下次的影子。
西方 經濟 學 小說
年轻人表情沉凝地望着那具似曾相识的棺材,不自觉地走到了棺材之前。
他的鞋子随着脚步踏入坑中而被压入了土壤中。
站定在棺材钱,年轻人的眼神中带着疑惑。
随即,他伸出手,打开了那被烧焦的棺材盖子。
也不知道是不是棺材被火焰灼烧过,烧毁了大半,这看起来很沉的盖子,实际上比起他料想中要轻很多。
很容易的,年轻人打开了棺材的盖子。
然而,看到里面的事物时,年轻人却愣住了。
提灯流溢出的温暖光芒,在他看到棺材内事物的瞬间,似乎都变得阴冷了起来。
几次,他都想要张开口,说些什么。
但是,仅仅是站着,他都已经感觉不行了。
棺材内,躺着一具烧焦的尸体。
看到尸体时,年轻人就有一种强烈的熟悉感。
他的目光,落在了尸体手部的戒指之上。
那枚戒指,他非常熟悉……
他抬起了自己的左手,自己的左手上,也戴着一枚戒指。
一枚和棺材内尸体所佩戴戒指一模一样的戒指。
戒指在眸子中映出了轮廓,在那股恍惚感之中,年轻人微微仰起了脑袋,闭上了眼睛。
在他闭上眼睛的那一刻,一股灼热感伴随着火焰升腾的声音浮现而出。
但是,就在这个刹那,年轻人又突然睁开了眼睛。
汹涌的、如流光浪潮一般的银色从他的眼眶中弥漫而出,形成了一只巨大的银色乌鸦。
宛如星光,又仿佛水流般卷动的银色。
升腾的火焰戛然而止,一个女性的轮廓浮现了出来。
龙之神
在那女人略带惊愕的视线中,巨大的银色乌鸦吐出人声:
“找到你了!”
声音响起时,巨大的银色乌鸦向着火焰中隐约浮现的人形轮廓扑了过去。
然而,扑中的瞬间,随之而来的,是一股落到空处的失力感,随即,以那火焰中的人形轮廓为中心,周遭的世界快速被黑色淹没。
…..
“看来,你失败了。”
但亚戈清醒过来的时候,听到的是一声带着幸灾乐祸感的声音。
乌鸦姿态的亚戈扭过头,只见到裹着一身长袍的阿蒂莱嘴角带笑地看着他。
“大概知道关键点在哪里了。”
不知道为什么,亚戈有些嘴硬地回了一句。
“知道也没有用,关键点是会变化的。”
阿蒂莱轻笑了一声:
“那个家伙精心构筑的‘永恒噩梦’,可没有那么容易破解,不然我也不会说它是最接近镜世界的地方了。”
她说着,目光转向了前方。
在她和亚戈的前方,是一扇装饰颇为华丽,但似乎已经经过了长久的时间,有些破败地孤零零立在空处的房门。
看上去,就像是被废弃的部件。
“时间的力量,还真是令人难以抗拒呢。”
看着门,阿蒂莱带着感慨的声音响起。
亚戈对于这句话并没有什么反应。
当然不是因为他前世见过各种关于时间类的奇幻设定这么简单,而是阿蒂莱之前就给他解释过。
时间的力量。
“你觉得,什么样的东西能够承载时间?”
当时,阿蒂莱这么询问了他。
对方当时从地上拾起了一块破烂腐朽的木头。
对于这个问题,亚戈当时并没有多想。
研究历史、研究各种民俗传说的他,也并没有往时间这类能力上面想,不然希腊神话、天朝神话各种神话中一大堆关于时间的神的能力传说他是能够甩出来的。
半桶水的唯物主义让他第一个联想到的是“光”。
然而对方当时是在自问自答,在他回答后,给了“梦境”这个答案。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梦境?
一开始亚戈还不是很理解。
但是,现在……
“梦回过去的确是一个很奇妙的体验。”
“如果没有死了好几百次的话。”
亚戈对于“欺诈师”这个途径有了新的认识。
梦境。
欺诈师这个途径,其能力的主干,就是“梦境”为核心的。
而且,梦境能够牵扯的范围特别广,与梦境有关联的事物,基本都能够实现。
假如这只是一个奇幻作品,梦境和时间关联,他或许会诧异一下,毕竟,他没有见过什么把梦境和时间联系在一起的设定。
但是,当这一切成为横亘在自己眼前的难题时,就不一样了。
想要从一个恒大的梦境中,从一个层层叠加,有着复数的“过去”、“未来”的梦境中找到自己的目标,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虽然,这已经是简单模式了。
“你该不会觉得这个途径的力量就只是在梦境里穿梭吧?”
“如果不是时间已经破碎,祂可是能够通过梦境,在时间的长河中游荡的,那个时候,连找都别想找到。”
“与祂为敌的敌人,在出生之前就已经死了。”
阿蒂莱这句仿佛带着语病的话,听在亚戈的耳中却是一番惊雷。
“时间已经破碎”、“在时间长河里游荡”这类话,无论对于谁来说,都不是什么能够平静接受的事情吧。
不过,不仅仅是对于“欺诈师”这个途径有了新的认识,对于阿蒂莱所使用的力量,对于“流亡者”途径,他也有了新的认识。
自己那几百次差点被杀的时候,都是在阿蒂莱的指引下,利用戏命师之牌的力量逃生的。
毕竟,这是梦境,也不是梦境。
虚幻和现实,在这里,是模糊混淆的。
或者说,“欺诈师”途径、“梦境”途径,就是能够转化虚幻和现实的力量。
盛世 煙火
可怕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