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xcr精彩言情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笔趣-第0722章我真遊錯方向了,你信嗎熱推-x4ryc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从长阪坡开始
凉州刺史韦康看着别驾阎温用剑横在自己脖子上,一时间有些感慨。
是真的蠢,还是就要借此机会逃走?
当真不是韦康没有努力过,而是真的为抵抗马超的侵略抵抗过。
派出去的信使不是没有消息传回来,就是被马超砍了脑袋,扔在城墙之下挑衅。
亦或者直接投降,反过来劝降城内的守军。
就这么三种结果。
韦康看着阎行,难不成你就能幸免逃出去?
别想了。
不可能的。
尽快死了这条心吧。
曹丞相大军已经退回到邺城去了,这一来一回,没有个半年的时间,根本就不可能大军云集陇右。
去岁曹丞相在渭水旁边,大败韩遂马超联军,都没能消灭他们。
如今在陇右,他们仅仅是振臂一呼,那景从者如云。
曹丞相都没办到的事情,你们就当真能够办到?
可是韦康看着别驾阎温一脸决绝的样子,他只能开口道:“伯俭何至于此?”
阎温手持佩剑沉声道:
“凉州绝不能放任马超韩遂之流盘踞,只要根除他们,凉州几十年的混乱便能得到有效的控制。”
从董卓手握兵权入京之前,凉州就已经乱了许久。
现在曹丞相好不容易把关西诸将都给铲除的差不多了,就剩下马超这些跑得快的残余力量。
只要把他们全都绞杀在此,那凉州百姓从此以后就能获得平静的生活了。
杨阜看了一眼阎温,也是拱手道:“韦刺史,莫不如就让阎别驾试一试吧。”
当初杨阜作为使者,前往得胜之后的曹营,面见曹操。
言马超有韩信、黥布的勇猛,极得羌、胡等民族的拥戴,西部边境的人都敬畏他。
如果丞相的大军回师后,不作周密准备,陇上诸郡恐怕就不再为朝廷所有了。
曹老板对于杨阜的话深表赞同,这次攻打关西诸将,自己两次都差点死在马超手里。
对于马超的战力和威胁,曹操是把马儿的名字绣在他袍底,以作警示。
可惜时不待他,别处又发生了叛乱,曹老板撤军匆忙,没有如同杨阜建议的那般,留下周密的部署。
只是让夏侯渊督诸将平定陇右。
可惜夏侯渊如此被近在咫尺的梁兴部搅的无暇顾及陇右。
马超率领各个胡人首领攻打陇上诸郡,如今只留下冀城在坚守,其余郡县全都降了马超。
如今马超集结全部兵力攻打冀城,杨阜则是率领官员以及家中宗族子弟千余人,协助韦康守城。
他见了马超的援军到来,心中也是热切期盼着夏侯渊能够赶紧带着援军出现。
否则韦康这个人怕是要顶不住了。
一旦投降,那杨家宗族子弟先前的死伤,根本就毫无价值。
故而杨阜是坚定的抵抗派。
姜囧也在一旁附和,此事兴许能成呢。
他是姜维的父亲,如今姜维才十来岁。
姜囧也是天水郡太守姜叙的族人,乃是郡将。
马超与姜囧是旧交,多次在城下劝降姜囧,他都没有答应马超。
韦康指了指城墙外面的敌军:
“阎别驾,你且放下剑,不是我不让你去,可你瞧瞧城外的局势。
敌军已经合围数日,如今马超又得了援军,你趁着夜色出城,能跑的了?”
阎温非常从善如流的接受了刺史的建议,放下了手中的佩剑,点点头道:
“韦刺史,今夜出城正是绝佳的机会。”
“哦?”
“敌军来了援军,必定会骄傲自大,放松警惕,今夜我趁着夜色,潜入水中。
沿着渭水浮水而下,游上两三里,我在找一条小船,顺流而下,前往长安。”
凉州刺史韦康觉得这个计策一点都不好用,当真是没人这样办过吗?
有!
被敌人抓住直接就投降了,反过来劝降。
“我倒是觉得可以一试。”杨阜也微微拱手请求道:“韦刺史,莫不如就让阎别驾试一试。”
“韦刺史放心,我十分擅长游水。”
“既然阎别驾执意如此,那为今之计,也只能如此了。”韦康转过头来拍了拍阎温的肩膀道:
“若事有不成,不必强求,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下官明白。”阎温拱手称喏。
当天夜里四更十分,人衔枝,马衔枚,关平杨昂则是领军退出寨子,往远处遁去。
無极帝尊
待到吃了早饭之后,休息一阵,再大摇大摆的充当援军回来,行董卓旧事。
大军出发之后,在熟悉地形的马岱带领下,慢慢远离冀城,在十余里处停下。
关平打了个哈欠,这才命令士卒开始生火做饭。
马昂坐在火堆旁,瞧着打哈欠的关平。
“关贤弟,这招有用吗?”
“管他呢,反正做事总比不做要强。”关平挑了挑火堆道:
“马孟起将军已经围攻了冀城数日,如今打的便是心理战,
最好在气势上压倒城内守军,让他们产生慌乱的情绪,届时兴许就会投降了。”
“确实是这样。”杨昂伸出手烤烤火:“如果真能不战而屈人之兵,倒是免了麾下士卒死伤的命运。”
“嗯,总之就是用计,避免麾下士卒性命过多损失。”
“关贤弟不愧是家学渊博,早早就知道了行军打仗的本领。”
“嗨,哪有什么上来的家学渊源,败着败着不就有经验,知道怎么打仗了吗?”
“哈哈,确实有几分道理。”
杨昂对于关平丝毫不做作的态度,越发的肯定。
“不过当然除了江东孙仲谋,他无论打多少次败仗,都不会有什么长进的。”
“哦?”杨昂一下子就精神了:“关贤弟,你要说这个,我可就不困了。”
对于一方诸侯的八卦,那大家还是十分有期待感和谈资的。
还没等关平吐槽孙十万军事方面上的独到才华,就见周鲂迅速的跑过来,抱拳道:
“少将军,我们在河边打水的时候,发现有几个人在岸边鬼鬼祟祟的,以为是细作。
想要叫住他们检查一番,结果他们不仅不理会,反倒要逃。
所以士卒射死了好几个,只是有人在拼命用身体护住了一个人,现在抓住了。”
关平也一下子就精神了,遂开口道:“把人给我带过来,我倒是要看看是什么人。”
两个人架着阎行过来,一下子就给踹倒双膝,押着跪在关平面前。
借着火光,关平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人,此人全身湿透了,看样子是刚从水里出来。
横扫万古
“你是何人?”杨昂瞧着跪在地上的人,直接询问。
“过路的。”阎行小声回答道。
“那为何要夜半而行?”
“有兵灾,不敢在白天走。”
“家是哪里的?”
“上邽。”
“从哪来到哪去?”
“从上邽来,到显亲去。”
杨昂点点头,听口音也像是本地人。
关平拿出着火的树枝,往前探了探,仔细看看阎行的面容,身上的衣服,以及头上的发髻。
“他们凭什么要替你挡箭啊?”
“他们是我的仆人,甘心为我而死。”阎行小声的解释了一句。
“我不信。”关平努努嘴:“子鱼,你搜查他了吗?”
“搜过了,没有任何信件和身份证明的东西。”
周鲂又补充道:“那几个死人也都搜过身了,没什么身份证明。”
“出门出的急?”
关平把火把收回来,插进火堆里:“什么身份证明都没有?”
“就想着躲避兵灾,却是什么都没带。”阎温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怎么全身都湿了?”
“从渭水北岸游过来的。”
“哦,既然是躲避兵灾,怎么连条船都不找?”
“黑暗当中,寻不到。”
听到回答,关平便点点头,询问道:“你叫什么?”
“某叫~杨富。”
“嗯,去把马德山将军叫过来,看他认不认此人。”关平吩咐了一声。
“喏。”周鲂应了一声,转头就走了。
看样子,少将军是知道此人有问题。
“关贤弟,有什么不对劲吗?”
“怎么说呢,想要跑路自然得备好了,身份证明的东西,可惜他什么都不带。
考虑在凉州这地界,我姑且就算他正常现象。”
这里逃户更多,不上税的人更是不在少数。
“还有何疑点?”
“他说从渭水北岸游过来,前往显亲县,这才是最大的破绽。”
“破绽?”杨昂面露疑色,他觉得没什么破绽啊。
关平杵了杵火堆道:“杨兄,我想他猜出我们的身份来了。”
“哦?”杨昂瞥着眼前湿漉漉的人。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上邽是在冀城的西边,同样在渭水南岸,他要回上邽,游过来的话,倒是说的过去。
可是显亲在冀城北方,同样也在渭水北岸。
他从北岸游到南岸想要去显亲,这他娘的还想绕一个圆再回去?
是不是黑暗当中没有辨别方向,走错了?”
“这里竟然是南岸!”阎温有些惊讶的自问一句。
本来是想要沿着渭水顺流而下,可是阎温想着万一马超还有援军呢。
莫不如前往显亲县,通过安定郡。
那里的杨秋已经投靠了曹丞相,透过他也可以借些援军,与马超作对。
至少让城内守军看到一些希望。
所以阎温才想着要转道而行,未曾想竟然上错了岸,被人抓到。
这些人显然就是马超的后续援军。
自己可真是喝凉水塞牙缝,倒霉透顶了!
“哦,他是个憨批,是我高看他了。”关平把树枝扔进火堆里。
杨昂哈哈大笑,原来分析半天,全都是关平自己在跟自己斗智斗勇。
“关贤弟还觉得他是个细作?”
“自然,谁说憨批当不了细作的。”关平耸耸肩笑道:
“万一他当真是从冀城逃出来,往长安求援报信的人呢。”
阎温的身体微微抖动,好险,差一点就被他给看透了!
幸亏全身湿透,有些寒冷,所以哆嗦并不显得突兀。
“就他?”杨昂则是摇头道:“你都说高看他了,根本就不可能。”
“小人怎么可能是细作呢,真的就是一个富户,只是怕人打劫,没想到竟然会落到这般田地。”
“杨兄,此人身份存疑,宁可错杀,也不能放过。”
无限之开荒者
关平站起身来,瞥了一眼阎温笑道:
“我真是想象不到,一个富户能够给仆人施恩到哪种地步,才能让他们以命相护!”
“就是待他们亲如兄弟。”阎温小声的回答了一句。
“可是我发觉你的兄弟死了,你一点都不伤心难过,一点都不想帮他们报仇,弄死我们,只想脱身。”
“我手无寸铁之力,焉能报仇!”
阎温此时就算是想要愤怒都来不及,他从被抓到现在,满脑子都是想着要逃走报信。
关平抓住阎温的手仔细瞧了瞧,手指有些畸形,手掌也有些茧子。
足以见得他是一个文武双全之人。
经常捏笔写信,手指长期挤压多年,会有痕迹,自然就有些畸形。
“算了,要不砍了得了。”
关平挥挥手,爱谁谁,累了,就这样吧。
“连他说的名字,我都知道是假的,懒得盘问了,就当是羌人杀的。”
“哈哈哈。”
杨昂一阵大笑,他觉得关平分析半天,反倒要把自己给绕糊涂了。
既然杀了他那么多的兄弟,留他自己独活在世,岂不寂寞如雪。
还是杀了去陪他的那些兄弟们去吧。
想到这里,杨昂单手攥着环首刀,准备拔出来,砍了阎温。
阎温当即努力挣扎道:
“将军,绕我一命,我当真是路过的啊,我若是说一句谎言,必死于刀剑之下!
还望将军能够饶我一命!”
阎温不想死,他还背负着使命,就算此时屈膝那又算得了什么?
杨昂瞥了一眼关平,他知道关平是在诈他,就是想要看看他到底说不说真话。
现在他都发这种誓言了,要不要试着相信他一下?
“他谎话一套一套的,不要信他。”关平瞥了一眼梗着脖子的阎温道:
“若是实话实说,兴许能够饶你一命,如若不然,我肯定会帮你实现你的誓言,真的,我特别乐于助人!”
关平蹲下拍了拍阎温的肩膀。
阎温则是坚定的道:“小人没有一句说的不是实话,还望将军信我!”
“哎,机会给你了,可你抓不住啊!”关平头都没回问道:“马德华将军,可识得此人?”
马岱方才急匆匆的赶过来,就站在一旁仔细辨认,当即开口道:
“关小将军,此人一句实话皆无,他乃是凉州别驾:阎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