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29b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十方武聖 起點-160 夜聚 下(謝煙波古臨川盟主)鑒賞-skjcd

十方武聖
小說推薦十方武聖十方武圣
魏合从周行铜击溃九江首席宋惠明时,就看出来,此人天赋异禀,天生神力,而且身上似乎还有某种强悍横练。
超 神 機械 師
只是他没想到这是天生铜皮,天生横练。
周行铜此人,他拿其和当初飞业城的洪家堡第一洪道元对比。
单论天赋,此人不输于洪道元。甚至更强!
“青青,小河,你们两一会儿万不可下场。”万菱轻声在座椅上肃然道。
“可是母亲….”万青青欲言又止。她担心周行铜会直接挑战万菱。
毕竟万菱实际上是天印九子中最弱的一个。
“没事,若是挑战我,我便尽力拖延。大不了让他一头就好。”万菱沉声道。
魏合心中摇头,若是有这么简单就好了。周行铜此人明摆着要借这次场合彻底扬名。
果不其然。
周行铜钢鞭一指,径直指向天印九子中最弱的万菱。
“能打么?”
万菱面色难看,站起身。
“母亲我去!”万青青在一旁沉声道。
万菱其实境界也就是锻骨大成,但境界比万青青高,不代表她如今实力就更强。
气血衰退下,加上身为院首,极少和人动手,万菱的实际实力到底如何,只有她自己和女儿最清楚。
所以就算她劲力更深厚,真要打起来,还不一定有万青青强。
其余天印九子也是这般情况,劲力和筋骨力,加招数,经验,全部组合起来,才是真正的实力。
他们年纪大了,这些年动手次数也少了很多,就算劲力更深厚,但其他方面是远不如巅峰时候。
所以众人才会对周行铜如此忌惮。
就算是练脏层面的武师,也要实战打得到人才能赢。
动手经验少了,真打起来,赢了还好,输了就是什么都没了。
“师尊,不如我上吧。”魏合此时也看出了万菱的不对。
周行铜此人天赋太过恐怖,这等人放在战场上就是杀戮机器,披甲上阵就是横冲直闯,所向披靡。
万菱上去,就算劲力比对方强,也很有可能不是对手。
劲力,只是战力的一环。纯粹的力量,速度,耐力,以及招式,这些结合起来,才是全部实力。
“小河…”万菱有些意外,回头看了眼魏合。
周行铜的实力大家有目共睹,在这种情况下,魏合还愿意站出来,很明显就是纯粹为她当挡箭牌。
万菱心中动容,使劲握了握魏合的手。
“没事。”
她脚尖一点,轻轻离座,落到场上。
“周公子,请吧。”
周行铜咧嘴一笑,提起钢鞭轰然如战车般冲向万菱。
魏合眯起眼,在一旁仔细观看。
他突然出声上场,并非心血来潮,而是有一定把握。
他鲸洪决二层达成后,也是可以装成天生神力。按照他的估算,若是不用隐藏神力,他的力量应该要比周行铜更强一截。
而且他飞龙功第五层修成后,步伐身形灵活轻盈了许多,灵巧方面也要比周行铜更快。
虽然他是锻骨,骨劲爆发极强,但魏合若是不和其硬碰硬,未必没有胜机。
想到这里,魏合忽然心头一震。
原本他一直以为师尊万菱实力极强,当初能在周顺手底下救下他,实力至少也是他的数倍。
但飞龙功突破五层,速度更上一层后,再加上鲸洪决巨力,若是不隐藏爆发出来。
他才骤然发觉,自己实力已经不知不觉接近这个师尊的层面了。
锻骨,只是爆发骨劲时强,其余方面比起非锻骨武师,优势其实并不多。
这点他和万青青切磋多次,已经有所感觉。
而飞龙功第五层加上特效急速,他完全有底气和周行铜周旋交手。
此时场上,万菱和周行铜便是如此。
万菱运转覆雨劲劲力特效,急速一开,虽然不如魏合腿功叠加起来惊人,也是魅影重重,时前时后,捉摸不定。
而周行铜却毫不理会万菱身影,钢鞭四处横扫,攻击范围极大,叠音劲展开,钢鞭所过之处,到处都是一片嗡鸣,相隔十数米外,都能让桌面的茶水杯哐哐响动。
不到三十招,周行铜中了五掌一腿,却仿佛无事人一般,不痛不痒,继续猛攻。
终于,万菱一个不慎,被叠音劲震荡,酥麻了一瞬。
两人终于有了第一次正面对抗。
嘭!!
钢鞭和万菱肉掌狠狠相击。
一声炸响后,万菱倒飞出去,双脚在墙面上借力踩过,落地后,俏脸泛白,一口血从嘴角溢出,往后软倒。
“娘!”万青青赶紧冲过去扶住她。
而另一边,周行铜同样中了胸膛一掌,大量覆雨劲涌入,打得他后退一步,但仅此而已了。
周行铜挥动钢鞭,看也不看万菱。指向第二个弧光院院首,金旭道人。
“再来!”
金旭道人面色铁青,他是九院中最强的几人之一,一身修为劲力,已经到了练脏层次。
但面对周行铜这般恐怖天赋天才,他也没有必胜把握。
魏合赶紧走到万青青身边,一起照看万菱。
“我没事。”万菱摆摆手,示意女儿松开她。
“娘,同样是锻骨,那周行铜为何….!”万青青咬牙问。
“他身上皮肉筋骨,宛如铜铁,我劲力打进去一点用也没。身体强得简直难以想象!”万菱面容阴沉。
“我猜他是典籍中有过记录的天生铜皮,这种天赋,天生就能抵挡寻常刀兵利器,稍加修炼,就能抵抗劲力渗透。再加上他力量惊人,叠音劲锻骨后,骨劲爆发极强。我输了也很正常。”
万菱倒是看得开。
魏合在一旁,发现师尊没大碍,只是有些内伤淤血,便将视线再度投入场中。
此时周行铜已经在和弧光院院首金旭道人交手。
金旭道人虽然已经七十高龄,但一身劲力到了练脏层次,出手威力比万菱强出太多。
两人一时间居然打了个旗鼓相当,有来有回。
但没过二十招,周行铜以伤换伤,一鞭砸在金旭道人肩头,他自己也额头中了一击重指。
结果他若无其事,金旭道人却肩骨碎裂,战力大打折扣,于是无奈认输。
然后是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
一个个天印九子下场,纷纷都被周行铜轻松打赢。
天印门各分支众人越来越沉默。
随着一位位天印九子下场,然后稍有不慎便是受伤输掉。
尉迟钟的面上笑容也越来越多。
上官纪面色不动,但眼神也越来越冷。
周行铜越打越随意。
他仗着铜皮铁骨,天生神力,不管三七二十一,硬打硬上,别人打他十几下,他没事。
他打别人一下,就能废掉对方战力。
嘭!
地龙院院首陈媛,猛然发出一声不甘怒吼。
其全身劲力蜂拥爆出,在身旁隐约形成一圈扭曲气流。
她不甘天印门百年名望,今日一夜就被周行铜一人打压,成为其踏脚石。
地龙院特有的掩地劲全力爆发。
掩地劲本就是以爆发为主,再加上一次性爆发掉全部的练脏劲力。
陈媛腾空而起,从上往下,眼露狠色,双掌带着全身劲力,以特效重压,轰然砸在周行铜头上钢鞭。
重压特效,便是当掩地劲从上往下发力时,力量速度,爆发,都能全部提升一半以上。
而掩地劲本身就是强于爆发。
这一下重击,狠狠砸在钢鞭上。
嗡的一声。
钢鞭被往下压落,砸得周行铜眉角出血,这是第一次,周行铜在力量上居然被压制了。
他先是一怔,似乎不相信自己居然在力量上被压制了。
但很快,他仿佛被侵犯领地的猛兽,眼瞳一红,狂吼一声,钢鞭上劲力爆发,叠音劲疯狂灌注其中。
他另一只手同时带着恐怖巨力,电光火石建,往上破开陈媛护体劲力,一掌打中其左肩。
这一下,两人都用了全力。
嘭!!
陈媛身体一僵,随即猛然倒飞出去,血水一路洒落,重重撞在酒席桌面上,翻滚数圈,仰躺在地。
等人再看去时,她双目圆睁,怒目而视,已然没了气。
叠音劲的霸道之处,便是在中敌后,一瞬间将其内脏骨髓统统震散。
无论生命力有多强,一击之下,叠音劲无坚不摧。
这一下变故突生,在场人都惊呆了。
尉迟钟也好,上官纪也好,都没想到,原本说好的只是切磋,现在居然出了人命!
上官纪猛地起身。
“周行铜!!”他声音怒吼,就要出手上前。
咔嚓!!
刹那间周围密密麻麻的枪口纷纷瞄准在场所有天印门人。
“比武切磋总会有意外,上官门主,你不会是想以大欺小吧?”尉迟钟一样起身,身后一字排开十多把枪管,瞄准上官纪。
不朽邪尊
地龙院的两个弟子此时已经扑在自己师傅身边,哭喊着努力试图抢救,但已经太晚了。
叠音劲的霸道之处便在于此。一旦被其占据上风,身中一招,便是内脏骨髓受到重创。无力回天。
“尉迟钟,你别欺人太甚!!”上官纪拳头握紧,压抑着怒火紧盯对方。
“上官纪,你若是动手,可以先想想后果。”尉迟钟平静道。
“老师,我来领教宣景第一高手的高招!”周行铜大步往前,眉角一点血水顺着流下来,反而让其面孔如恶鬼般凶厉。
“之前什么天印九子,一个个招式软绵绵,打我不痛不痒,说不定他们门主能耐打些。”
“上官纪,这只是个意外。”尉迟钟再度开口。平静看着上官纪。
他知道对方会忍。
就像之前几次一样,他总是会忍。
万青院这边,万菱面色发白,咬牙看着地上陈媛尸体,再看看上官纪死死钉在原地的身形,心中忽然有种莫名悲凉。
此时所有天印门人,心中的感受,或许都和她一样。
所有人都在等总门主上官纪的回应。
但可惜….他们失望了。
“我们走!”上官纪沉默许久,终于咬牙,转身快步离开。
“上官纪!这就是你的回答!?”弧光院金旭道人厉声道。
不只是他,其余天印九子也都纷纷看向上官纪。
“我天印门如今落到如此下场,你就没有一点半点护持之心!?”金旭道人再度道。
上官纪顿了顿,没有回头,沉默着身影一闪,消失在夜晚中。
玉山厅内一片寂静。
金旭道人仰头大笑数声。
“今日起,我弧光院彻底脱离天印门,再无瓜葛!”他朗声留音,带人离去。
“我化气院一样!”
“我九江院脱离天印门!”
“我正临院脱离天印门!”
一个个天印九子心中悲愤,带人离开。
魏合也紧随万菱万青青一起离去。
他回头看了眼,正巧看到陈媛的尸体,被她的两个弟子带上,最后一个离开总兵府。
夜色朦脓,今晚的聚会之后,或许天印门将再无人认可上官纪的门主身份。
从头到尾,尉迟钟都没再开口,只是挥手让人让开,任由这些人离开。
一个个别院纷纷离去,看似和刚开始时差不多气氛。
但所有人都知道,今晚之后,天印门将真正彻底不复存在。不可能再有重组机会。
取而代之的,是分裂开的十多支脉。
玉山厅内。等所有人都离开后。
尉迟钟有些头疼的看着地上的血迹。
“可惜,原本还想打服天印门,从中收些人手。全被你搞废了。”
周行铜笑了笑。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老师,那些废物招来也是白费,招式连一点伤也不敢吃,上了战场顶多发挥低一个层次的实战力,有什么用?”
“既然如此,那就算了,除开上官纪之外,其余分支,都处理掉好了。你们周家不就是盯着这块么?就你们亲自动手如何?”尉迟钟头疼道。
城内不少帮派都已经清理差不多,只剩下天印门这个最大毒瘤,原本他还打算招安好手进来。
但被周行铜这么一搅和,全废了。
如今结了仇,就只能彻底处理掉,没什么好说的。
泰州习武成风,武道门派众多,这些门派依靠武力,占据不少资源矿产田地,日积月累下,渐渐成了极多的一批大地主。
所以要想收回田地,弄到足够多的粮食,就只能从武道门派上下手回收。
“好,得手后,我家要三分之一。”周行铜舔舔嘴唇道。
“可。”
尉迟钟话没说完,便见周行铜一个转身,快步离开大厅。
“这小子。”他微微摇头。
“大人,要不要派一队人马过去配合周行铜?”一旁一小将低声问。
“不用,只要盯着上官纪就行,天印门其余人都不过是花架子。威胁不大,正好可以给铜儿锻炼身手。”
尉迟钟也是果决之辈,既然出了波折,便一不做二不休,全部干掉。
反正天印门一票人个个都有案底,只要认真翻找定罪简直太容易了。
周家高手配合他手下武将,趁天印门各分支散开回归各处时,迅捷下手,不会有什么波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