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baaq熱門小說 《回到明朝做昏君》-第六一二章 香河縣的田地被收了分享-a9nm3

回到明朝做昏君
小說推薦回到明朝做昏君回到明朝做昏君
很快,就有人把朱由校的马牵了过来。
朱由校没有迟疑,直接翻身上马就向着前面骑了过去。
戚元功在旁边跟着,一起向前而去。
两人沿着路打马而行。
说起来朱由校也有一些不明白,为什么会在这里就有难民了?
不应该啊,这个时间没有什么灾荒,怎么就突然有难民跑出来?
朱由校很好奇。
一行人直接就赶奔了难民的所在地。
到了前面,朱由校就看到了那些难民,略微松了一口气。
这些难民的确是携家带口、大包小包的背着走,但是与朱由校想象之中的却不一样,他们看起来并没有那么面黄肌瘦,也并不是脸色苍白随时都要倒的样子。从他们的精神头上看还不错。即便是难民,也不是最糟糕的。
这些难民此时聚在了一起,一副担惊受怕的样子。
在他们的身后,还有更多的人在聚集。
他们都偷眼往这边看,眼中带着明显的恐惧。
显然他们被眼前的车队吓到了,有些不知所措。毕竟朱由校带来的这些人都很彪悍,全都是从战场上下来的,一个个都十分精壮,眼神也有点冰冷。
科技巨头
这让这些难民弄不清楚情况,原本他们就是普通的百姓,看到朱由校这样的富贵下意识的就是畏惧。
路被朱由校他们堵住了,这些难民又走不了,还以为朱由校对他们这些人有什么企图,害怕是正常的。
活动了一下筋骨,朱由校下了马。
看了一眼从前面走过来的一个文官,朱由校问道:“刘贤,这是怎么回事?”
听了这话之后,刘贤连忙走到了朱由校的身边恭敬的行礼说道:“公子,这些人都是附近州县的一些百姓,准备到京城去。”
“为什么要到京城去?”朱由校皱着眉头问道:“现在也没有灾荒,他们为什么要到京城去?”
“回公子,这些人都是难民,他们要到京城去求活。”说着,刘贤有些尴尬的看了一眼朱由校,才继续说道:“据说他们的田被收了,没有地种了。”
冷哼了一声,朱由校说道:“田被收了?谁敢收他们的田?”
这种事情朱由校都有些不太敢相信,在自己治理了这么多年之后,还有人无缘无故的敢抢老百姓的田?
如此也太无法无天了吧?
“他们都是佃户,他们的田其实是地主的田。”刘贤再一次解释道:“我已经询问过了,基本都是如此。听说朝廷要清查田地,地主就收了田。”
“怎么,不种了吗?”朱由校沉声问道。
“具体是什么情况,这些人也不太清楚。不过臣已经问清楚了,这些人都是来自香河县的。据说还有人在往这边走。”刘贤连忙说道。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听了这话之后,朱由校就笑了。
只不过谁都能听出他的笑声有些发冷。
“还真是了不起啊,出了京城就遇到这样的事情。香河县,归顺天府啊,这可就有意思了。”
“顺天府之下,居然能够弄出这种事情来?”朱由校冷笑着说道:“咱们去香河县看看。”
说完,朱由校就对刘贤说道:“你马上传信回京城,告诉家里,这些难民要接待好、安置好,不要出什么问题。”
“是,公子。”刘贤连忙答应道,同时在他的心里面已经为顺天府默哀了。
陛下这一次盯上顺天府了,如果这次的事情没他们什么事还好,如果有他们的事,估计下场很惨。
“前面有没有人能和咱们一起回去?”朱由校看着刘贤再一次问道。
“要表明身份吗?”刘贤略微有些迟疑的问道:“如果不表明身份的话,这些人恐怕不敢和咱们一起回去。”
这个朱由校也理解,毕竟谁也不敢和陌生人走。何况这些难民现在已经和惊弓之鸟差不多,如果强行让他们跟着自己走,估计他们也不敢。
可是现在如果亮明身份,也不太合适。即便是亮明了官府的身份,这些人也不一定敢和自己走。
朱由校摇了摇头说道:“算了,不用了,到香河再找人吧。朕就不信了,到了那里之后还什么都查不出来?”
“是,公子。”刘贤连忙答应道。
“行了,把路闪开。”朱由校看了一眼前面的难民没有过去。
他是皇帝,不可能只解决眼前这些人的问题。即便是解决了眼前这些人的问题,还会有新的问题。
自己要去找这件事情的根源,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朱由校上了马,转身往回走了。
很快,车队就动了起来,把路让开让这些难民过去了。
实际上,这些难民从旁边的野地也能绕过去。只不过刚刚是朱由校的人把他们拦住了,不然这些人早走了。
事实也证明,即便朱由校他们把路让开了,这些难民也还是远远的绕过去。
看得出来,他们不想与这边的富贵人接触。
回到马车上,朱由校的心情就不是很好了。
他还以为即便是有问题,也不会是太大的问题,可谁能够想得到,这刚刚出了京城,还没离开顺天府的地面,就搞了这么一个事情?
如果顺天府都是如此,那其他的地方呢?
等到难民走过去之后,朱由校的车队便继续往前走了。
朱由校坐在马车上,挑开车帘子,看着外面不时经过的难民,心里面就很不是滋味。
袁贵妃和田贵妃两人看到朱由校的样子,一时之间也没敢说话。
刚刚的气氛还很好,可是现在她们两个都知道陛下这是生气了,所以变得更加小心翼翼,生怕触怒了朱由校。
车队很快就来到了香河县,本来距离就不远。
落日时分,一行人就正式进入了香河县,包下了一整间客栈。
忙碌了很久,到了掌灯时分,他们才住下。
简单的吃了晚饭,朱由校就去休息了。
这一路上遇到的事情让他很不爽,晚上也就没有什么心思做别的事情。明天一早他还要出去,于是早早的就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天光见亮朱由校就起来了。
学着走 思墓月夜
在院子里面练了一套刀法之后,朱由校吃了早饭就准备出去了。
魏朝等人也早就准备好了,刘贤安排好了一切。
戚元功也带着人护卫在朱由校的身边。
一行人离开客栈之后,便在大街上溜达。
朱由校一副富家公子的打扮,手里面还把玩着一副折扇,看起来就像是游山玩水的人一样。
大街上也很热闹,似乎看不出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街上连个乞丐都没有,看起来很寻常。
朱由校四下看了看,皱着眉头说道:“看看这里有没有锦衣卫的人,找他们问问。”
“回公子,这里有一个锦衣卫的百户,就在隔壁两条街。”刘贤连忙说道。
对于他们这些做手下的来说,皇帝昨天晚上是早早的睡了,但是他们可没有。
摸情况、查人员,这些事情他们都在昨天晚上就已经做好功课了。在皇帝的身边伺候,这个心思还是要有的。
“那就去锦衣卫衙门。”朱由校直接说道。
他没有什么耐心在这里玩什么微服私访或者去找什么人问,而是直接就去问锦衣卫。
“是,公子。”众人一同说道。
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皇帝说什么就是什么,不需要自己有主见。
一行人很快就来到了锦衣卫衙门。
香河县并不是什么大县,这里的锦衣卫衙门也没有多么的豪华,看起来就像一个普通的院子,
门口的牌子上写着锦衣卫衙门,周围的街道上也很空旷,大家没人愿意从这走。
显然锦衣卫的名声还是那么臭,到了这个时候依旧没有扭转过来。不过也无所谓,他们的名声也不用太好。
来到锦衣卫衙门门口,魏朝就凑了上去,将手中的一个令牌对着门口的锦衣卫晃了晃说道:“让你们的百户出来答话。”
站在门口的两个锦衣卫对视了一眼,同时看了一眼牌子,整个人脸色一白就是一哆嗦。
牌子上的字很少,但也很能说明问题。
锦衣卫南镇府司。
这几个字太能说明问题了。
在锦衣卫当中,北镇抚司是对外的,南镇抚司是对内的。凡是牵扯到了锦衣卫的人违规违法贪污,全都归南镇抚司他们管。
对于下面那些锦衣卫来说,这个牌子可太有威慑力了。
“大人,您稍等。”站在门口的两个锦衣卫连忙很勉强的挤出笑容,非常恭敬的说道:“马上就替您去汇报。”
说完,一个锦衣卫转身三步并两步地就跑进去了。
锦衣卫衙门之中。
百户马千刀正坐在椅子上慢悠悠地喝着茶。
看到门子气喘吁吁的跑进来,马千刀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成什么样子?看看你们,跑什么跑?你们家死人了?”
门子被这一句话怼得有些无奈,不过还是说道:“大人,出事了。门口来了一群人,为首的人拿的是南镇抚司的牌子,要见你。”
听了这话,马千刀一口茶梗在喉咙里,直接就从椅子上跳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