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2ox5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ptt-第二百一十五章:皇族子嗣何來兄弟?-a05fs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小說推薦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摄政王妃竟有两副面孔
延兴宮。
苏岑的身形凝滞了片刻,随即他朝着那猛然传出声音来的内殿看过去。
不等内殿走出人来,延兴宮的外头忽然传出一阵急切的脚步声,隐约有人道:“殿下——”
可只喊出两个字来,却是又戛然而止了,似乎还有衣袂盔甲交摩之声。
苏岑的目光盯着延兴宮紧闭的大门,不等苏岑反应外头出了何事,内殿里头走出一个人来。
此人年过半百,鬓发夹白,正是当朝丞相萧治。
“萧治?”苏岑神色惶然,几乎是下意识脱口而出。
为顺理成章地引出苏执谋反的消息,此前苏执扣押羁留了一部分朝臣之事,这本就是苏岑的安排,萧治也在其中。
可那些被羁留的朝臣不是应该关在承德殿里吗?萧治怎么会出现在延兴宮的内殿?
創造 遊戲 世界
苏岑尚未从震惊疑惑当中回过神来,时年五十八的老丞相已经气得发抖,他抬着一只手,手指颤颤地指着苏岑:“狼子野心!狼子野心!!”
“老丞相……”苏岑恢复了一些理智,他目光阴恻看着萧治:“本来你不用死,可你今日偏听到了不该听的,那我只能送你和他们一起上路了!”
“呵……”
苏岑的身后响起轻飘飘一声奚落的笑,苏执看着苏岑强自挺得笔直的脊背:“你还没明白吗?”
苏岑尚来不及转身过去看苏执,前头隔屛旁的萧治,他身后忽然光影晃动,随即走出几个人来。
户部尚书郑宏伯,刑部尚书陈培元,大理寺卿范敬……不过片刻,方才还显得空旷的外殿里头,突然便多出了五六人来,俱是应被关押在承德殿的朝中重臣。
“你、你们……”苏岑一时说不出话。
身后忽然响起一阵悠闲的脚步声,苏岑猛然回过头去。
方才还被绸带缚住手脚的苏执不知何时竟已经施施然站了起来,半分不受控制,就连一旁仍旧坐着的苏景佑,此刻他的手脚也皆得了自由。
苏岑忙将狠厉质问的目光投向苏景佑身后一直站着的那个带刀护卫,那是苏岑自己安排的人。
可方才那人还是一张熟悉的脸,此刻竟是变成了苏景佑的暗卫寇义。
苏景佑素来宠爱万沛儿,因宫中时疫,他的两个暗卫,寇义和后邢,不是早就被派去曲宜宮了吗?寇义怎会出现在这里?
“七哥……”
苏岑还沉浸在震惊中,苏景佑已经慢慢站了起来:“父皇有十一个儿子,四个女儿,也算是儿女众多,可这么多年过去,如今还在世的儿子,就只有咱们五个了……”
素来以威严面目示人的帝王此刻竟露出某种哀伤的神情。
他道:“咱们五个兄弟,七哥你为了皇位,要朕死,要九哥死,甚至连十五弟,他还只有十一岁!你用他的命来威胁我们?你怎么…怎么下得了手啊……”
并非是痛斥诘问,反是痛惜更多些,苏岑闻言怔愣了一下,随即他眯起眼睛,掩盖住眸中情绪。
苏岑看看苏景佑,看看苏执,又看了看那些一个个满面悲愤之色的大臣们。
“哈哈哈……”苏岑爆发出一阵笑意。
半晌笑声停住,苏岑看着苏景佑与苏执两人,目露凶光:“对啊,还有苏婴,十五弟还那么小,你们连他的命也不顾了吗?”
苏执蹙眉,尚未说话,苏景佑已经开口:“七哥你不顾兄弟的死活,朕还是顾的,苏婴那边早已安排妥帖,你的人,已经尽数被禁卫军拿下了。”
苏岑只眼中微微一闪,随即面如铁色。
他猛然拔出腰间的佩剑指向苏景佑,寇义反应极快,立时挡在了苏景佑的身前,而苏岑也并未出手,他只是拿剑指着苏景佑。
“兄弟?皇族子嗣何来兄弟?苏景佑,你现在作出一副兄弟情深痛不欲生的模样给谁看?他们——”
苏岑用剑将朝臣指了一圈:“他们之所以在这里,不就是说明你早料到我会反吗?你既从未信过我,现在作出一副假惺惺的模样干什么?”
“七哥……”
“别叫我七哥!!”苏岑大吼一声:“我没有兄弟……”
“他…”苏岑的剑指向苏执:“他不是你的九哥吗?如今是我反了你们才为了对付我联合起来,平日里你们不也是兄弟相争吗?凭什么你们可以争我就不可以?我明明是最有资格做皇帝的人!!”
“苏岑…”苏执眸色沉郁:“你已经被皇权冲昏头脑了。今日你反,来日史书上有你这一笔,不仅是你的耻辱,也是我们苏氏皇族的耻辱。”
“耻辱?”苏岑讥讽一笑:“我败了才是耻辱,若是我胜,史书何敢对我不敬!”
“可你今日必败。”苏执的语调猛然严厉起来。
“哈哈哈…”苏岑笑起来,笑着笑着,他却是忽然松开了手中的剑。
‘哐当’一声,剑落在地上,众人皆是一愣。
“拿下。”
半晌,苏景佑下令。
门口的禁卫军此时推了门进来,不仅是延兴宮内的人,自然外头的这些人也是苏执和苏景佑早已安排好的,而方才苏岑带过来侯在外头的心腹,此时早已身首异处。
苏岑少年时便争强好胜,性子鲁莽,这些年忽然寄情山水,这回也是与鲁王妃离京游玩,一走就是半年。
苏执和苏景佑早就起了疑心,一直提防着。
但俗话说得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苏岑韬晦良久,此次回京后终于是忍不住出手了。
谋反这样的事,亦如捉贼需拿脏,最好是当场拿下,还要有其他人的见证,如此,才有了延兴宮今日此景。
外头的禁卫军进了门快步上前便要拿下苏岑。
到了此刻,苏岑自然知道自己输了,可是那又怎样?
不等禁卫军近身,苏岑嘴角勾起一抹扭曲又恶毒的笑来,他一双被欲望填满的眼睛睁得浑圆,看向苏执。
“摄政王机关算尽,不过…王爷你可曾把你那楚楚动人的摄政王妃算在其中啊?”
“七哥…”苏景佑面露厉色:“到了现在你还想着巧言令色好翻盘吗?”
苏岑对苏景佑的话充耳不闻,看也不看他一眼,只定定看着苏执:“摄政王爷若不信,大可现在去看看外头我的心腹,看看他们的身上是否带着一把弯月匕首……”